tt

[悠悠我心][2]

  王盟是被胃痛痛醒的, 醒来时窗外熹亮,老板安静的在一旁睡着,只有这时候王盟才觉得板未曾改变,未曾经历过这一切,他还是那个笑起来无忧无虑的吴邪。  “老板 ......‘’王盟喃咱道却在唤了一声后生生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他怕吵醒他,他醒了,梦也就碎了。身上都是冷汗,他很难的挪下了床,找了些胃药和止痛药药咽了下去,靠着冰活的墙面与地面休息了会儿,待下面的痛感减轻些才慢吞吞的站起来,他要在地板清醒前把昨晚的一切处理了,他不想老板后悔,也不愿面对这样的尴尬,仅管他并不后悔昨夜的疯狂但老放口中的“小哥”却是也让他一再清醒,梦醒了他也就是一个伙计,充其量是一个老板最信任的伙什,这终究是一场梦,梦中的人是小哥.....不会是他。
  老板醒了,在他做好了早餐后,他便急冲冲的下了楼,手里拿着电话,不知道在讲什么,王盟只从只言片语中听到了“黑金刀,血尸墓....小哥” ,老板又走了没交代自己什么甚至没看自己一眼,就这样忽忙的走了,王盟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
  侍他回过神来时,早餐已经凉了,他端起早餐放好,一丝不苟。
   铺子外响起了鞭炮声……又有家店新开张了。这铺子也待了很久吧?自己也一天一天的守了好几年了呢,王盟笑了笑找了瓶酒,鞭炮响一声,他就敬自己一杯,响一声,敬自己一杯。最后越喝越清醒,越心痛。
  喝完了酒,他端起了粥,没记起放盐,淡的像水,他便放下了,拿起了油条,一口一口的嚼着,泪水一滴一滴的落着。油条吃完了,粥咸谈适宜……呵。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