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悠悠我心「有生子 有私设 伪原著向」

  吴山局的吴老板的伙计丢了。吴老板表示很看急,至亍为什么昊老板是这么想的‘’十多年了,是条狗也该养熟了何况一个活生生的人“但天不逐人愿,吴老板陆上,湖里的翻了个遍也没我到,心里想想又放弃了。回到有辅里打盹,发呆,小哥十年后才出来和最近又没什么事,虽说以前回来也是如此但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铺子里的气氛显然不太一样,从前王盟在时无聊问以逗一下他比如扣工资啦比如让他穿旗袍招览生意啦,比如让他....吴先板叹口气,‘’王盟‘’。
  王盟走在路上,土地中散出来的气味让他有点反胃,这是一个有血尸的墓,至于他为什么会来,这得从五个月前说起,那天吴那在沙发上睡着,自己在电脑前睡着,忽然有一个人来了,所幸王盟正好被梦中的本西吓醒了,一脸呆带的抬头看见了一个笑起来像兔子样的人,他说要找他家老板于是王盟很狗腿地叫醒了吴邪,因为王盟以为他要买东西……但是吴邪第二天却走了据他带的伙计说好像是小哥的事。
王盟在铺子里,一个人。
虽说他习惯了,也该习惯了,但他还是不太愿习惯,一个人在屋子里,四面静得吓人时总会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那个夜里吴那突然回来了,眼神有些奇怪。王盟被开门声吵醒时就对上了他不太正常的目光,他,渴望着什么。“小哥,” 王盟呆住了“给我。”然后便整个人扑了上来,王盟在温热的鼻息中逐渐清醒一个反推,推开了疯狂的人,窗外的闪电的光冷冷的打在了吴邪的脸上,他的眼泪流得有些骇人,他仿佛回到了从前,他似乎依然是那个天真无邪。“老板,我我不是故意的。”王盟咬着唇低着头,他出手是潜意识的没有反应过来老板就被自己推开了,老板太轻.....全程低头的他没看见老板的眼泪,他一动也不敢动,老板又凑了过来吻上了王盟的唇,很温柔,‘’小哥接受我好么,”他的声音委屈又颤抖,他的泪水流进了王盟的嘴里,王盟咸得想哭。

评论(1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