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悠悠我心」3

Date
王盟吐了一个早上后接到门了坎肩的电话“王盟老板说他24小时上不来的话就去找黑瞎子但是我们找不到,你是管后勤的,应该清楚,  快……卡"手饥落地,王盟吓得店门都没来得及锁开着车就直奔解语花家,黑瞎子找不到能救老板的人很多但解话臣一定会救,不仅因为吴邪更因为黑瞎子。王盟其实打心很里羡慕他们的,因为道上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两情相悦,心意相通。

工盟被拦下来了,他急得下本大喊:“解九爷,黑瞎子不见了,我我您救救我老板!"
用解语臣听了愣了愣随后丹唇微启笑欲道:“瞎子的事体就别掺和了也别骗我。”
“九爷,是真的。”王盟一听语气语不对又喊了一句后直挺挺的跪下了。
“九爷,求你了!”“求您救救我老板!“他就这么跪着,也没听得个动静,一个时辰过去了,王盟的衣服湿了又干了几次了,七月这地热得可以,他喘着粗气,视线被汗水日朦胧,一个天悬地转就昏过去了。
醒来是在床上,他立马坐了起来却不知扯到了疼得难受,突然门开了,王盟在看清来人估不管不顾的下了床,一个月腿软, 膝盖狠狠的砸向地面,解雨巨,一个激灵,扶住了他,于盟轻轻拍开了解语臣的手,“我求您救救我老板”他红看眼眶到平添]几分人畜无害,
解雨巨叹了口气自知王盟在自己同意见是不会起来的,便说道我答应你,你先起来,侍王盟坐好后解雨臣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和谁....那个,过?
”九爷!”
“咳咳就是你有了”解两臣别开脸耳尖有些泛红
‘’有了,有什么?‘’
“咳咳”这是是被呛到了
“你不知到?孩子,孩子,三个月了。”
‘’什么?不会的。”
‘’是的你有了。”
王盟己死机……
“那你会就老板的吧?”王盟死机后的第一句话
“会的你休息下我准备好后你把地址发给我就行,药我配在桌子上了,过会好点自己回去。‘’‘
‘’九爷我也要去!“王盟吓得叫唤
“你不方便。”
‘’九爷求你了 ,我会小心的‘’说着就又跪下了大有你不同意,我就跪到生根的架式,
‘’好好好,你小心点。‘’

[悠悠我心][2]

  王盟是被胃痛痛醒的, 醒来时窗外熹亮,老板安静的在一旁睡着,只有这时候王盟才觉得板未曾改变,未曾经历过这一切,他还是那个笑起来无忧无虑的吴邪。  “老板 ......‘’王盟喃咱道却在唤了一声后生生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他怕吵醒他,他醒了,梦也就碎了。身上都是冷汗,他很难的挪下了床,找了些胃药和止痛药药咽了下去,靠着冰活的墙面与地面休息了会儿,待下面的痛感减轻些才慢吞吞的站起来,他要在地板清醒前把昨晚的一切处理了,他不想老板后悔,也不愿面对这样的尴尬,仅管他并不后悔昨夜的疯狂但老放口中的“小哥”却是也让他一再清醒,梦醒了他也就是一个伙计,充其量是一个老板最信任的伙什,这终究是一场梦,梦中的人是小哥.....不会是他。
  老板醒了,在他做好了早餐后,他便急冲冲的下了楼,手里拿着电话,不知道在讲什么,王盟只从只言片语中听到了“黑金刀,血尸墓....小哥” ,老板又走了没交代自己什么甚至没看自己一眼,就这样忽忙的走了,王盟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
  侍他回过神来时,早餐已经凉了,他端起早餐放好,一丝不苟。
   铺子外响起了鞭炮声……又有家店新开张了。这铺子也待了很久吧?自己也一天一天的守了好几年了呢,王盟笑了笑找了瓶酒,鞭炮响一声,他就敬自己一杯,响一声,敬自己一杯。最后越喝越清醒,越心痛。
  喝完了酒,他端起了粥,没记起放盐,淡的像水,他便放下了,拿起了油条,一口一口的嚼着,泪水一滴一滴的落着。油条吃完了,粥咸谈适宜……呵。

悠悠我心「有生子 有私设 伪原著向」

  吴山局的吴老板的伙计丢了。吴老板表示很看急,至亍为什么昊老板是这么想的‘’十多年了,是条狗也该养熟了何况一个活生生的人“但天不逐人愿,吴老板陆上,湖里的翻了个遍也没我到,心里想想又放弃了。回到有辅里打盹,发呆,小哥十年后才出来和最近又没什么事,虽说以前回来也是如此但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铺子里的气氛显然不太一样,从前王盟在时无聊问以逗一下他比如扣工资啦比如让他穿旗袍招览生意啦,比如让他....吴先板叹口气,‘’王盟‘’。
  王盟走在路上,土地中散出来的气味让他有点反胃,这是一个有血尸的墓,至于他为什么会来,这得从五个月前说起,那天吴那在沙发上睡着,自己在电脑前睡着,忽然有一个人来了,所幸王盟正好被梦中的本西吓醒了,一脸呆带的抬头看见了一个笑起来像兔子样的人,他说要找他家老板于是王盟很狗腿地叫醒了吴邪,因为王盟以为他要买东西……但是吴邪第二天却走了据他带的伙计说好像是小哥的事。
王盟在铺子里,一个人。
虽说他习惯了,也该习惯了,但他还是不太愿习惯,一个人在屋子里,四面静得吓人时总会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那个夜里吴那突然回来了,眼神有些奇怪。王盟被开门声吵醒时就对上了他不太正常的目光,他,渴望着什么。“小哥,” 王盟呆住了“给我。”然后便整个人扑了上来,王盟在温热的鼻息中逐渐清醒一个反推,推开了疯狂的人,窗外的闪电的光冷冷的打在了吴邪的脸上,他的眼泪流得有些骇人,他仿佛回到了从前,他似乎依然是那个天真无邪。“老板,我我不是故意的。”王盟咬着唇低着头,他出手是潜意识的没有反应过来老板就被自己推开了,老板太轻.....全程低头的他没看见老板的眼泪,他一动也不敢动,老板又凑了过来吻上了王盟的唇,很温柔,‘’小哥接受我好么,”他的声音委屈又颤抖,他的泪水流进了王盟的嘴里,王盟咸得想哭。